【藝民節2015】評《無有識死》文/Yung Sin Ting

deathinhk

(圖來自《無有識死》讀劇演出Facebook Event Page)

去年12月看了一套劇,題材敏感,社會忌諱。

內容取自記者陳曉蕾的著作,書名不能明言,因為大家都認為把那個包含了撤手人寰、過世、與世長辭的生字說多了,就等於你將生命的終結拉近。長輩說,過時過節更加不能把這個字掛在嘴邊,因為不吉利,若果剛巧有人離世,準是你的咀咒應驗了。不管你是無心抑或無意的。總之,不要問,只要信,這個字、這話題即使不在喜慶時節也不能講,不能提。沒有人可以確認鬼門關是否存在,有的話,門後風景會如何,到底會有牛頭馬臉抑或俊男美女招呼你?這麼一個「長途旅行」從來沒人成功拍照回來分享,一切未知之數所帶來的不安好像唯獨宗教才能安撫,要不然只能避而不談。

假如你質疑過那些忌諱,經歷過同樣的不安,對極樂世界抱有遐想,或者你可以留意艾菲斯劇團的未來作品。

死亡—艾菲斯劇團去年製作的<無有識死> 的主題,他們以讀劇形式將記者陳曉蕾的著作《死在香港︰流眼淚》編成五個故事。演出前,演員安坐準備,將讀稿放在樂譜的架上,那時我腦海響起了嗩吶的刺耳聲,這個靈堂的畫面直至開場才消散。起初我有點怕讀劇只靠聲音演繹劇本,欠缺了視覺享受可能會悶得打瞌睡,畢竟日常活動都甚少有只用聽覺的時刻。然而,艾菲斯劇團的演出令我想起小時候非常流行的電台廣播劇,而<無有識死> 更厲害之處是沒有背景音樂,單靠演員鏗鏘的聲線、少少黑色幽默和非常寫實的故事內容便足以令聽眾聽得入神。

沒有想過在生時,不能好好談論死亡,到面臨死亡時,原來可以如斯麻煩。<無有識死> 除了論及社會大眾對死亡的避忌,以及這些忌諱如何影響小朋友走出對摯親離世的陰霾之外,當中還帶出不少無稽的法例。例如不管是什麼原因,只要是死在家中都會被列為非自然死亡,有機會需要剖屍檢驗。有人會因為怕負起「非自然死亡」令房價下跌的代價,所以選擇將留彌的親人送到冰冷陌生的醫院;有人會不敢在家中過留彌日子,怕麻煩到家人,甚至引起爭拗。類似的無稽法例為數不少,<無有識死>令我意識到,原來要在香港死得舒適,是挺有難度的事。在一個保守的地方談論死亡,我們實在需要更多<無有識死>的劇目讓大眾知道死在香港的難處,唯有大膽地多了解死亡,才有望將現況改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