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後設風景」看香港當代攝影的方向:後設風景-吳世傑個人攝影展

文:小玉
Meta Landscape cover
班雅明 (Walter Benjamin) 寫於1931年的《攝影小史》裡引述了匈牙利畫家及攝影師莫霍里-納吉 (Mohloy-Nogy) 的話:「在未來,不是那些忽略文學的人,而是忽略攝影的人才是文盲。」
當相片脫離了傳統的紀實功能,科技的普及加速合成相的湧現,相片的真實性反過來受到質疑,我們觀看照片究竟在「凝視」什麼?吳世傑「後設風景」攝影作品系列,抽離固有的風景相元素框架,挑戰觀者實常觀看事物的方式和概念。不尋常的影像逼使也引領觀者探索及重新審視自身與環境的關係,進入重構新秩序的狀態。
work-01372009-by-wu-shijie-mask9
吳世傑以黑白直幅構圖呈現荒郊自然風景,大片幅圖像無特定主角主題。看似純粹借用光影及質感交代山野雜蕪的花草樹木,卻利用景深調控,聚焦於細節,製造介乎對焦與失焦的朦朧視點,把不尋常的密集空間轉化成虛幻的抽象畫面。
work-meta-landscape-01382009-by-ng-sai-kit-mask9
丁穎茵在《後設風景》新書中指出「吳世傑的風景照並不順從記錄現實,而著重發掘現實的另一可能,即他所思所感的『真實』…讓眼睛尋找其與現實的反差,從而探問什麼才是觀看的現實、攝影的本質。」「照片不再是現實世界的紀錄,更不是個人經歷的插圖,而是觸發觀者完成自我想像的聚焦鏡。」 正如吳世傑自己所說:「讓大家在美麗的山光水色中,看到別具意義的信息。」
以上述理解,把「後設風景」攝影作品歸納於李家昇在≪香港「觀念攝影」淡出淡入≫中介定的「觀念攝影」類型是合理的。當然,對於「觀念攝影」這個名稱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定義,但我所想到的是當代攝影藝術在香港發展的狀況和方向。當「觀念攝影」成為世界藝術潮流,又或者當香港被批評在這方面氣氛冷淡時,我們 (無論作為觀者,創作人,策展人,藝評人或各部門機構等等)應該如何看待這些問題?
20130106110456943030
據黎健強論述,「觀念攝影」藝術的發展有其社會環境等因素。香港觀念攝影的興起大概受到九十年代初期知識界有關後殖民的討論及回歸前後本地文化身份的思考。 延至今天,香港社會各方面的訴求不斷湧現,創作人再不能局限於作品的完成,藝術的呈現已快速融入了生活。
攝影已大量介入各樣藝術作品或過程之中。如此看來,香港未必一定依從西方「觀念攝影」的走向和脈絡。擴闊觀者對觀念攝影的視野是有必要的,帶領觀者思考怎樣在特定環境中發展有獨特社會性的香港攝影。
劉建華在≪香港「觀念攝影」的「概念」初探≫一文結語中提到「對於香港脈絡,唯有個人暫時拋開「觀念攝影」的先行定見,拋出其自身對觀念、攝影和藝術更根本來進行討論,才更為實際和有意思。」
後設風景-吳世傑個人攝影展
Osage Open
2013年1月11日至2013年2月8日
時間: 10:30 ~ 19:0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